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有好多好笑的事情我们一直替她记着。比如大姐初三那年把才三两岁的她带去教室补课。欢天喜地去的结果没用多长时间在大姐怀里哭着送回来。原来大姐的同学们一看来了个说话奶声奶气的小不点都稀罕地跑过去围观。但是其中一个男生长得实在太丑了竟然活活把我家小丫头吓哭。还有一个冬天我正蹲在水坑边刷鞋她悄悄从身后靠近然后紧跑几步发动背后偷袭。等我听见脚步声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她欢叫着使出吃奶的劲一下扑到我的后背上只听扑通一声我俩齐齐掉进足有两米来深的冰水坑里。万幸的是我提前张开了胳膊一只手把她紧紧箍在后背,一只手拼命划拉终于上岸背着她湿哒哒地逃回家。她放声大哭就好像我欺负了她一样。但是就是这么一个被我们无条件娇宠的小不点,在六岁的时候却经受了一场大的磨难。在跟随我和妈妈坐着驴车下地干活的途中出了车祸妈妈和小妹同时被一辆迎面开来的拖拉机撞成重伤送到市二院抢救。我因为及时跳车才幸免于难。妹妹一只腿骨折并且尿道严重挫伤粗心的大夫给她强行插尿管的时候她疼的浑身哆嗦。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